訟也  > 所屬分類  >  法律問答   
編輯

惠爾普法|轉讓他人所有股權是否有效?

更新時間:2021-01-09   瀏覽次數:645 次 標簽: 【基于民法典】 無權處分 非股東

文章摘要:

解答:股權轉讓合同不因雙方約定轉讓的股權系合同外的第三人所有而認定股權轉讓合同無效。

文章摘要2:

【解讀】股權轉讓方不具有公司股東資格,股權轉讓合同并不因此無效,但股權轉讓合同事實上不能履行,當事人可以請求解除合同(公司股東自愿代轉讓方交付股權屬于合同變更需要受讓方的同意)。
【簡法】出讓人以非自己直接享有的股權簽訂股權轉讓協議的,不發生股權轉讓的效果。

問題:轉讓他人所有股權是否有效?

解答:股權轉讓合同不因雙方約定轉讓的股權系合同外的第三人所有而認定股權轉讓合同無效。


解析:《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三條【刪除】 第一款規定:“當事人一方以出賣人在締約時對標的物沒有所有權或者處分權為由主張合同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四十五條第一款規定:“法律或者行政法規對債權轉讓、股權轉讓等權利轉讓合同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沒有規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四條和第一百七十四條的規定,參照適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股權轉讓合同中,即使雙方約定轉讓的股權系合同外的第三人所有,但只要雙方的約定只是使一方負有向對方轉讓股權的義務,而沒有實際導致股權所有人的權利發生變化,就不能以出讓人對股權無處分權為由認定股權轉讓合同系無權處分合同進而無效。


解讀:根據《民法典》第597條第1款規定:“因出賣人未取得處分權致使標的物所有權不能轉移的,買受人可以解除合同并請求出賣人承擔違約責任。”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32條之規定,股權轉讓合同中,即使雙方約定轉讓的股權系合同外的第三人所有,但只要雙方的約定只是使一方負有向對方轉讓股權的義務,而沒有實際導致股權所有人的權利發生變化,就不能以出讓人對股權無處分權為由認定股權轉讓合同系無權處分合同進而無效。


法條鏈接

《民法典》

  第五百九十七條【無權處分效力】因出賣人未取得處分權致使標的物所有權不能轉移的,買受人可以解除合同并請求出賣人承擔違約責任。

  法律、行政法規禁止或者限制轉讓的標的物,依照其規定。


《合同法》【廢止】

  第五十一條  無處分權的人處分他人財產,經權利人追認或者無處分權的人訂立合同后取得處分權的,該合同有效。

  第一百三十二條  出賣的標的物,應當屬于出賣人所有或者出賣人有權處分。

  法律、行政法規禁止或者限制轉讓的標的物,依照其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2020修正)

  第三十二條 法律或者行政法規對債權轉讓、股權轉讓等權利轉讓合同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沒有規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民法典第四百六十七條和第六百四十六條的規定,參照適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

  權利轉讓或者其他有償合同參照適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的,人民法院應當首先引用民法典第六百四十六條的規定,再引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舊)

  第三條【刪除】 無權處分 買賣合同效力(傾向于完全有效說/主要依據“原因行為與物權變動結果”區分原則而非物權行為無因性理論)】當事人一方以出賣人在締約時對標的物沒有所有權或者處分權為由主張合同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出賣人因未取得所有權或者處分權致使標的物所有權不能轉移,買受人要求出賣人承擔違約責任或者要求解除合同并主張損害賠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第四十五條【權利轉讓等有償合同之參照適用】法律或者行政法規對債權轉讓、股權轉讓等權利轉讓合同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沒有規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四條和第一百七十四條的規定,參照適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

  權利轉讓或者其他有償合同參照適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的,人民法院應當首先引用合同法第一百七十四條的規定,再引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

  22.將第四十五條修改為:

  “法律或者行政法規對債權轉讓、股權轉讓等權利轉讓合同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沒有規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民法典第四百六十七條和第六百四十六條的規定,參照適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

  權利轉讓或者其他有償合同參照適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的,人民法院應當首先引用民法典第六百四十六條的規定,再引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


經典案例:

·廣東達寶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與廣東中岱企業集團有限公司、廣東中岱電訊產業有限公司、廣州市中珊實業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合作糾紛案

【載《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12年第5期(總第 187期)】

【案號】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0)民提字第153號

【裁判摘要】股權轉讓合同中,即使雙方約定轉讓的股權系合同外的第三人所有,但只要雙方的約定只是使一方負有向對方轉讓股權的義務,而沒有實際導致股權所有人的權利發生變化,就不能以出讓人對股權無處分權為由認定股權轉讓合同系無權處分合同進而無效。

【摘要】達寶公司與中岱電訊公司、中珊公司簽訂的《合作協議書》約定三方共同對目標地塊進行房地產開發,中岱電訊公司將其持有的中珊公司100%股權中的 10%股權轉讓給達寶公司。雖然在該協議簽訂時中珊公司的股東是夏某某、蘇某,中岱電訊公司不持有中珊公司的股權,但該協議只是使得中岱電訊公司負有向達寶公司轉讓股權的義務,而沒有使得達寶公司實際獲得股權從而導致中珊公司股權發生變化,該協議也沒有為中珊公司的股東夏某某、蘇某設定義務,沒有侵害夏某某、蘇某對中珊公司享有的股權,故《合作協議書》不因中岱電訊公司不是中珊公司股東這一事實而無效。因《合作協議書》沒有導致夏某某、蘇某持有的中珊公司的股權受到侵害,達寶公司也沒有向夏某某、蘇某主張權利,故夏某某、蘇某與本案的處理沒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廣州國土局解除其與夏某某、蘇某簽訂的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屬另外的法律關系,其并不影響達寶公司按照《合作協議書》向中岱電訊公司主張權利。故原審法院沒有追加夏某某、蘇某及廣州國土局為案件當事人并無不當。

·王忠昌等與大連富業船舶工程有限公司股權轉讓合同糾紛再審申請案

【案號】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6)最高法民再75號

【裁判要旨】轉讓方可以將預期取得的股權進行轉讓——無處分權的股權轉讓協議并不當然無效,此類協議只要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其股權轉讓協議的債權行為即為有效;但轉讓方向受讓方轉移標的物“股權”的物權行為處于效力待定狀態,在經權利人追認或事后取得處分權時物權行為生效。

【裁判摘要】《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一條規定:“無處分權的人處分他人財產,經權利人追認或者無處分權的人訂立合同后取得處分權的,該合同有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以出賣人在締約時對標的物沒有所有權或者處分權為由主張合同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出賣人因未取得所有權或者處分權致使標的物所有權不能轉移,買受人要求出賣人承擔違約責任或者要求解除合同并主張損害賠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根據前述規定,無權處分的合同并不當然無效,此類合同只要系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其買賣合同的債權行為即為有效,但賣方向買方轉移標的物所有權的物權行為處于效力待定狀態,在經權利人追認或事后取得處分權時,物權行為生效。本案中富業公司雖未取得協議涉及的國有資產所有權,但王某某、付某某在簽訂合同時即已經知曉富業公司僅以“協議(預期)”的方式受讓糧食儲備庫的股權和資產,且在轉讓方式的約定中也明確了王某某、付某某需通過直接參加拍賣合法取得,故,該協議的簽訂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并不存在《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合同無效的情形,根據《合同法》第四十四條“依法成立的合同,自成立時生效”的規定,本案涉案《產權轉讓協議書》在簽訂時已經生效,一、二審法院因無權處分而認定該協議無效,屬于適用法律錯誤,應予糾正。

·黃旺基、陳佩良、中發海上(寧德)外輪服務有限公司等確認合同效糾紛一審民事判決書

【案號】福建省寧德市蕉城區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9)閩0902民初1053號

【裁判摘要】本院認為,黃某某與陳某某簽訂的《股權轉讓協議》《補充協議》,系雙方當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陳某某雖不是寧德中發公司的股東,但寧德中發公司的股東陳岱某、黃某某均確認有委托陳某某轉讓寧德中發公司股權的事實,且愿意協助黃某某繼續履行股權過戶手續,也即陳某某具有案涉寧德中發公司股權處分權,且《股權轉讓協議》《補充協議》并不會因為陳某某不是寧德中發公司的股東而無法繼續履行。再者,就算陳某某不具有寧德中發公司股權的所有權或處分權,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三條第一款“當事人一方以出賣人在締約時對標的物沒有所有權或者處分權為由主張合同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第四十五條第一款“法律或者行政法規對債權轉讓、股權轉讓等權利轉讓合同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沒有規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四條和第一百七十四條的規定,參照適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規定,黃某某訴請確認《股權轉讓協議》無效也應不予支持。

·南通弘同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等與馮舒毅股權轉讓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案號】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8)京02民終3736號

【裁判要旨】股權轉讓方不具有公司股東資格的股權轉讓協議并非無效合同。其他股東自愿代轉讓方交付股權屬于合同變更需要受讓方的同意。

·鄭某某等訴恒發世紀有限公司合同糾紛案

【案號】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3)民四終字第30號

【裁判要旨】“股權轉讓協議”并非正式的股權轉讓合同,據此請求判令向審批機關辦理報批等手續沒有依據。

【裁判摘要】本案中,鄭某某與陳某某于2006年1月4日共同簽署了《股權轉讓協議》,約定陳某某將其持有的龍巖恒發公司的全數股權轉讓給鄭某某,交易價格為龍巖恒發公司固定資產賬面凈值核算作價11000萬元(此為100%股權價),鄭某某應在2006年2月28日前支付現金2000萬元到陳某某指定賬戶,從2006年1月1日起龍巖恒發公司的所有經營收益歸鄭某某所有,鄭某某同時承擔龍巖恒發公司經營風險等。從上述內容看,陳某某意欲轉讓龍巖恒發公司的股權,鄭某某意欲受讓龍巖恒發公司的股權。由于陳某某并非龍巖恒發公司的股東,陳某某僅僅是龍巖恒發公司的股東之一香港恒發公司的股東之一,其無權與鄭某某直接簽署轉讓龍巖恒發公司股權的協議。因此,應當認為,雖然該《股權轉讓協議》具備一般合同要素,構成一份合同,且該合同成立,但其并不構成轉讓龍巖恒發公司股權的協議。《股權轉讓協議》雖然并非正式的轉讓龍巖恒發公司股權協議,但卻是鄭某某與陳某某之間的真實意思表示。由于《股權轉讓協議》并非直接導致外商投資企業股權變更的合同,因此即使未經審批機關批準,也不因此影響該合同的效力。此外,由于陳某某是占香港恒發公司70%股份的股東、香港恒發公司是占龍巖恒發公司90%股份的股東,陳某某是龍巖恒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鄭某某有理由相信如果陳某某信守承諾積極配合,能夠最終實現龍巖恒發公司100%股權轉讓給鄭某某的意愿。因此,該《股權轉讓協議》并非自始不能履行的合同。該《股權轉讓協議》并不違反我國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應當認定有效。原審法院認定《股權轉讓協議》并非正式的股權轉讓合同正確,但其認定該協議系意向書并非合同且不能成立欠妥,應予糾正。由于該《股權轉讓協議》并非正式的轉讓龍巖恒發公司股權的合同,因此,鄭某某根據《股權轉讓協議》請求判令香港恒發公司、龍巖恒發公司共同向外商投資企業審批機關辦理報批手續、向登記機關辦理變更登記手續,沒有依據,不能得到人民法院的支持。原審法院沒有支持鄭某某該訴訟請求并無不當。然而,《股權轉讓協議》是一份有效的合同,對雙方均具有拘束力,雙方當事人均應依約履行各自的合同義務,否則即應當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綜觀本案,鄭某某與陳某某簽訂合同后,陳某某通過龍巖恒發公司董事會聘任鄭某某擔任龍巖恒發公司的總經理,鄭某某實際對龍巖恒發公司進行了將近兩年的經營管理,龍巖恒發公司的經營狀況得到了改善。鄭某某積極履約,陳某某亦應積極推進龍巖恒發公司股權轉讓事宜。如果陳某某堅持不繼續推動將龍巖恒發公司股權轉讓給鄭某某的進程,且對其不積極作為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則合同對其拘束力無法得到體現。雖然鄭某某關于辦理股權轉讓報批、登記手續的訴訟請求不能得到人民法院的支持,但其通過該請求已經表達了希望陳某某繼續履行合同的意愿。如果合同確實無法繼續履行,鄭某某可以通過另案起訴,請求解除合同、賠償損失,從而獲得相應的司法救濟。

【解讀】基本案情:(1)陳某某是占香港恒發公司70%股份的股東、香港恒發公司是占龍巖恒發公司90%股份的股東,陳某某是龍巖恒發公司的法定代表人;(2)鄭某某與陳某某簽署《股權轉讓協議》約定陳某某將其持有的龍巖恒發公司的全數股權轉讓給鄭某某(由于陳某某并非龍巖恒發公司的股東,陳某某僅僅是龍巖恒發公司的股東之一香港恒發公司的股東之一,其無權與鄭某某直接簽署轉讓龍巖恒發公司股權的協議。因此,應當認為該《股權轉讓協議》合同成立并生效但其并不構成轉讓龍巖恒發公司股權的協議)。(3)《股權轉讓協議》是一份有效的合同,對雙方均具有拘束力,雙方當事人均應依約履行各自的合同義務,否則即應當承擔相應的違約責任。如果合同確實無法繼續履行,鄭某某可以通過另案起訴,請求解除合同、賠償損失,從而獲得相應的司法救濟。

·福州綠力健康產品有限公司等與青海正遠貿易有限公司等股權轉讓糾紛上訴案

【案號】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決書(2014)民四終字第51號

【裁判要旨】締約時出讓人不具有標的物處分權的,經權利人追認或者無處分權的人訂立合同后取得處分權的,該合同有效。

【裁判摘要】締約時出讓人不具有標的物處分權的事實,并不意味著出讓人將來不能取得處分權,亦不妨礙出讓人在履約過程中取得處分權并交付標的物。合同法第五十一條“無處分權的人處分他人財產,經權利人追認或者無處分權的人訂立合同后取得處分權的,該合同有效”的規定,意在保護財產的真實權利人不會因無處分權人的無權處分行為而受到侵害。該條不能被合同一方當事人用作惡意抗辯合同無效,籍以逃避合同責任的工具。在財產轉讓合同中,如果將出讓人是否具有處分權作為合同效力要件,會產生合同效力狀態變動不居并受制于出讓人意愿的情形。出讓人在因財產權利瑕疵無法履行承諾的義務時,可以無權處分為由不承擔合同責任;信賴合同有效而進行交易的相對人之履行利益卻得不到相應的保護,此不但會妨礙交易的安全穩定,也不符合民法的基本原則,并容易誘發誠信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三條規定:“當事人一方以出賣人在締約時對標的物沒有所有權或者處分權為由主張合同無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出賣人因未取得所有權或者處分權致使標的物所有權不能轉移,買受人要求出賣人承擔違約責任或者要求解除合同并主張損害賠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上述規定表明司法實踐中對合同法第五十一條的適用范圍作了限縮解釋,僅適用于處分行為即標的物所有權的轉移變更。換而言之,出讓人對標的物沒有處分權的,其訂立的合同仍然有效,但標的物所有權是否發生轉移,則處于效力待定狀態。該司法解釋第四十五條進一步規定:“法律或者行政法規對債權轉讓、股權轉讓等權利轉讓合同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沒有規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合同法第一百二十四條和第一百七十四條的規定,參照適用買賣合同的有關規定。”因此,本案中蔣漢平締約時是否持有或控制三家礦業公司股權的事實,不影響《收購協議》的效力。

【解讀1】《合同法》第51條不能被當事人用作惡意抗辯合同無效,借以逃避合同責任的工具——《合同法》第五十一條不能被合同一方當事人用作惡意抗辯合同無效,籍以逃避合同責任的工具。在財產轉讓合同中,如果將出讓人是否具有處分權作為合同效力要件,會產生合同效力狀態變動不居并受制于出讓人意愿的情形。出讓人在因財產權利瑕疵無法履行承諾的義務時,可以無權處分為由不承擔合同責任;信賴合同有效而進行交易的相對人之履行利益卻得不到相應的保護,此不但會妨礙交易的安全穩定,也不符合民法的基本原則,并容易誘發誠信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三條對合同法第五十一條的適用范圍作了限縮解釋,僅適用于處分行為即標的物所有權的轉移變更。

【解讀2】股權轉讓人非公司股東,但以實際控制人身份簽約,股權轉讓合同并不因此無效。

【解讀3】無處分權人事后未取得相應股權,股權轉讓合同無法實際履行應予解除,受讓人請求變更股權的不予支持。

相關詞條

青海11选5 mg电子游戏哪些容易中奖 4场进球11100期 湖北快3和值走势图 冰球突破摆脱网站 三分赛车怎么玩法 河内五分彩玩法规则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彩经网络 北单开奖sp最新结果爱波网 汇丰彩票官方网站-Welcome 百家乐必赢手册_Welcome 港彩透码①肖三中三 内蒙古快三基本走势一定牛 极速11选5官网地址 - 点击进入 喜乐彩 一波中特最准单双 ag电子